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14岁的礼物
14岁的礼物

14岁的礼物

「妈妈我回来了」。

  当地仔回到家看到妈妈一下惊呆了妈妈不像平常的打扮。原来小美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短套裙,一双修长光润美丽白如雪般粉嫩的大腿露的显露在外,肉色的丝袜更让腿部的线条显得更加柔和。此时小美唇旁漾着甜蜜的笑容。

  「妈妈你今天真美,来让儿子亲一下」。

  「讨厌了,你再调皮妈妈以后不理你了」。

  母子二人早已经习惯了这像似情人般的调情。

  地仔听了妈妈的话只有放开妈妈。

  儿子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很普通的一天」。

  「好儿子你再好好想一想吗」。

  「对了今天是妈妈的苦日,14年前妈妈受了好多的苦才找我生出来。」小美没有想到儿子会这么回答,心里美滋滋的。

  「你这张嘴就会说好听的什么生日就是生日什么妈妈的苦日,今天过后你就已经满14岁了,妈妈在14岁时已经……。」小美不好意思说下去。

  「已经什么妈妈告诉我」。

  「已经嫁给你爸爸了,在以前皇帝14岁就大婚了,所以你以后就是大人了不能在调皮了。对了这时小美突然想起一件事- 阿土伯在死前留下的录音带,今天是儿子14岁的生日应该拿出来听听阿土伯要和儿子说什么.

  「怎么了妈妈」。地仔看到妈妈表情有些不对。

  「没什么只是妈妈想到你爸爸在死前留给你一盘录音带说要我在你14岁生日时给你听」。

  「什么爸爸留给我的,那爸爸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你爸爸不让我听,要我在你14岁生日时再拿出来和你一起听」。说完就回到房间拿出了那盘录音带,录音带内容小美一直想听,但她还是尊重阿地仔生前的遗愿没有听,今天终于可以知道老公要和我和儿子说什么. 同样地仔也抱着同样的好奇心。

  母子二人静静的听着阿土伯最后的遗言。

  「儿子,爸爸祝你生日快乐,当你听到录音时爸爸已经死了爸爸送给你礼物就是你妈妈,也就是你妈妈嫁给你。」小美和地仔听了阿土伯的话感到很吃惊.

  「我知道你们听了我的话很震惊,爸爸死后会留下大批财产,爸爸怕其他的男人对你妈妈心存不轨,你妈妈是个又善良又单纯的女人容易上别人的当,你妈妈又是那么可爱美丽,像你妈妈这样的女人是应该得到男人的关怀和性爱的滋润,在爸爸的种族里如果父亲死了母亲是可以嫁给儿子的,就是夫死从子,但随着所谓的文明的进步,这条族规也就慢慢的不了了知,所以爸爸就把小美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照料你妈妈。小美你不会怪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吧,我相信儿子是你就好的归宿,地仔如果你敢辜负小美,我在地下也决不会放过你我最后祝你们快快乐乐地生活,早点为我生一个孙子。」母子二人听完感到十分的惊讶,谁都没有想到阿土伯的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地仔听完爸爸的遗言兴奋极了,他做梦都想和妈妈做爱,此时他冲过去抱住妈妈,但他不敢,他怕妈妈会拒绝他,他在观察妈妈的反应。

  小美听了老公的遗言后心中也是起伏荡漾,老公所说的话使他摆脱了最后一丝顾虑,她十分高兴自己嫁给了这么一个开明的老公。「儿子你在等什么还不过来亲亲妈妈,你一直不都想要妈妈吗」。小美一边想着一边注视着儿子。就这样母子两谁都不做声足足有5分钟。

  「儿子吃饭吧,今天是你生日妈妈给做了好多你爱吃的」。小美装做什么也没发生。

  地仔听了妈妈的话认为妈妈还没有想好只有先答应妈妈。

  就这样两人边吃边聊一起回味着以前的事,说到地仔小时候做的一些傻事都开心的笑了好像今天直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吃完饭后小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地仔见妈妈走了,也只好也回房间。

  小美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儿子你不想要妈妈吗?你平时不是很主动今天是怎么了。不久小美沉浸在甜美的梦乡中,在梦中她梦见地仔向她示爱,要一生一世的照顾自己。

  回到房间的地仔也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事,他至今还不敢相信爸爸让妈妈嫁给自己,当他想到妈妈雪白丰腴的胴体、细嫩洁白乳房,粉色的肉缝时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来到了妈妈的房间。

  地仔凝视着妈妈熟睡的可爱模样。此时的小美宛如初生婴儿般惹人怜爱。睡美人需要有个能吻醒她的王子,而现在她的王子只能是他。

  今天,就让他扮演这个角色吧!他的脸庞贴近小美,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沿着她的额头,从眉旁、脸颊移到诱人的红唇上,划着她诱人的唇形。

  慢慢地,性感的唇瓣坚定地覆上她,温暖中带着一股热力,还有一点湿润;炽烈的双眼凝视她的脸庞,熨烫的唇轻啄她如玫瑰柔软的唇瓣,诱引她将双唇绽放。

  此时的小美也不知不觉地分开双唇,地仔则趁着妈妈双唇开启,灵活的舌头立即探人她的唇内,吸吮她滑嫩的舌瓣。他感觉腹下燃起灼热的情焰,一支手也忍不住抚触妈妈的颈项,伸人妈妈的衣服内,游离的唇往下移……小美已经被地仔弄醒了当她睁开了眼睛时,映入眼帘的是她朝思梦想的儿子。

  「妈妈,原谅我!我会这么做,是因为我爱你,我要你妈妈,我要你嫁给我,我会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地仔激动的坦露自己的情感。

  小美听到儿子的表白娇羞的点了下头,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越发显得美艳。

  「我也爱你儿子。」说完小美闭上眼睛小嘴嘟得高高的,等待儿子的吻。

  地仔知道妈妈已经接受他了,缓缓覆住妈妈的唇瓣,然后以舌尖轻抚妈妈的下唇,直到妈妈不自觉地启开双唇,他的舌才钻进妈妈的唇内,以折磨人的缓慢速度缠绕她的香舌……小美的娇躯轻轻地颤抖了起来,软绵绵地靠在儿子那结实的躯干上。地仔一边探索妈妈甜美的滋味,一边伸手解开妈妈洋装背后的钮扣,不到一会儿,便把衣服褪去了。

  在地仔慢条斯理的挑逗下,小美的下腹升起一道沉重慵懒的暖流,并向她的四肢百骸窜去,让她不由自主地发出轻吟声。地仔轻轻把背扣打开,妈妈胸罩一下松弛了下来,地仔将手伸入妈妈的衣内,探索着妈妈的双峰,他感到妈妈的乳房是那么柔软和富有弹性,小美为了儿子方便抚摸她的乳房把那已经松弛胸罩抛到一边,地仔的一支手搓弄着妈妈尖挺的双峰,沿着乳晕慢慢地画着圆圈,一下抓住妈妈粉嫩的乳头他隐约感到妈妈的乳头似乎再膨胀坚挺。另一支手则滑到妈妈雪白的双腿间,隔着单薄的内裤压揉妈妈的私处。

  小美在地仔的爱抚下的体温陡然升高,脉搏狂跳,她半喘息半呻吟不由自主地蠕动身子,好像身体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一样。

  这时地仔已经把手伸入妈妈三角裤内,往下摸到妈妈的小穴,此时小美的小穴早已湿淋淋的,地仔修长的中指迫不及待地刺进妈妈湿濡的阴道内,小美的美臀却微微抬起,地仔顺利的扯下妈妈的内裤。

  此时小美身体上已经一丝不挂,寸缕无存。地仔仔细欣赏着妈妈的身体. 妈妈胴体实在太美了,纯白的玉体、微透红的肌肤,乳房白如雪,高耸挺拔和那丰满突出的肥臀,衬托出妈妈匀称优美的曲线是那么窈窕婀娜,妈妈生了我这个十几岁儿子,肌肤还如此的滑腻细嫩,地仔分开妈妈的玉腿,地仔立即被妈妈的小穴的风光引住了。

  他看到妈妈的阴阜就如新出笼的小白馒头,在白嫩的两片大阴唇当中有一条桃红色的裂缝,阴阜上的阴毛长短适中,乌黑发亮,小阴唇上方的会合处,有一颗小珍珠似的肉豆,他知道这是妈妈的阴核,阴核下方有一个小孔,他知道这是妈妈的尿道口,两片阴唇因为充血红通通的,在又滑又嫩阴唇还有几根柔软的绒毛,再下面就是妈妈可爱粉红色的小屁眼。欣赏完妈妈的下体后,地仔竟用手指磨擦着妈妈阴核,此时小美好像触电了一样不停的颤动。

  「妈妈你的小穴好美啊。」地仔赞叹道。

  小美羞红着脸道:「真的吗?不过妈妈的小穴可不用光用来看的。

  地仔听了妈妈的话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服,妈妈的美丽玉体搂住,捏着妈妈丰满雪白的双乳,小美分开她的双脚,地仔把大鸡巴头抵住了妈妈桃源洞口。

  「我要进去了妈妈。」

  小美水睁着一双迷濛的美眸望着儿子。「噢。」地仔把他灼烫坚硬鸡巴地推挤进妈妈湿热的女性阴道。他感到妈妈的里面又热、又烫.

  「妈妈……你好紧喔……」。

  小美已经好多年没有做爱了,一股被撑开的胀痛感从小美的私处传开来,让她忍不住逸出疼痛的细喊声。「好痛……」。

  「儿子……嗯……你要慢慢来……不然我会受不了……妈妈好多年没有做爱了」。

  地仔听了妈妈的话低下头吻住妈妈的嘴唇,轻咬妈妈的舌尖,一对手摸住妈妈奶子又搓又揉。小美被地仔这一阵子的爱抚,密处阵阵酸麻,混身急颤不已,淫水已流了很多,似温泉潮涌般,并沿着密处流到屁股底下,把床褥流湿一大片……在感觉到妈妈一点一点的放松后,地仔那积压已久的欲火便像火山爆发一样,再也忍不住地抽动起来,狂野而热情,而小美那湿窄的阴道,为了适应他,不停的收缩蠕动着,更刺激了他高涨的欲望。

  随着他猛然加剧的冲刺,一波波美妙的愉悦感席卷向小美的全身,让她情不自禁地逸出低吟声。「嗯……」听见妈妈柔弱的呻吟声,地仔立刻溃不成军,他疯狂地侵占妈妈紧窒的私处,他感到妈妈阴道那不可思议的紧绷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欢愉。小美则紧紧搂着儿子,香汗淋淋,娇喘吁吁!享受大鸡巴给予她快感的刺激。

  小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做爱了现在又被儿子鸡巴猛插,此时她感到浑身又热又软,压根儿使不出劲儿来,在儿子狂猛的戳刺下,她同时感受到快感与酥疼交织在她体内,她只能无助地摆动头颅,不断的轻颤、喘息,叫喊……「我的亲儿子……好儿子……用力的操吧……呀……你插得妈妈美死了!……啊……捣死妈妈了!……我的密处好……好舒服……妈妈……要上天了……哎呀……哦……我又泄了……哦……泄……泄……泄死我了……」地仔抬高妈妈那软趴趴的双腿,把一个枕头垫在妈妈的屁股下面,不停的撞击妈妈柔嫩的股间,操得妈妈的阴道淫水直冒,弄湿了她的肥臀和下面的床单,这时浓烈的男性气味散发在卧室内,也沾染在小美的玉体上。

  「我的好儿子……哎呀……我实在受不了……啦……大鸡巴儿子……啊!……搞死妈妈了!我的密处……会被你弄破的……哎呀……求求你放……放下我的腿……哎呀……轻点操……好嘛……要命的……亲儿子。

  地仔听了妈妈的淫语他反而更深入、更强悍地在妈妈密处内屡进屡出,彻底燃烧她的感官与精力,彻底地征服妈妈,想为他和妈妈的第一次留下完美深刻的记亿.

  快感像是永无止境般的在小美的体内窜流,而且愈来愈让人痛苦,儿子的每一次戳刺都持续的「折磨」着她,她感到穴心顶得好酸,使她纵使筋疲力竭,但仍本能地迎合儿子那强势的律动,承受那肉体与肉体交缠的纯然悸动。

  ……哎……呀……妹妹……真的……快不行了……快要死了……喔……大鸡巴……哥哥……你也……丢了吧……儿子……快……给妈吧……射……到……妈……的体内……。

  地仔看到妈妈如此淫荡,妈妈的一股阴精喷在他的大龟头,也把地仔喷得忍不住的精关大开,喉间立刻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粗暴地在妈妈的阴道内进出几回合让龟头顶住妈妈的花心,阵阵的阳精顷泄而出。

  小美被滚热的阳精一射,烫得全身一阵酥麻叫道:「啊!儿子……好舒服……」。

  地仔深情地看着美丽妈妈,说:「我爱你,妈咪。」他们久久地搂在一起,情意绵绵.

  【完】